Home 未分类 污污的电影
未分类

污污的电影

污污的电影 一场近似于闹剧,就这样结束了。

慕离与林青开车回家,一路上他则是闷闷不乐,林青却是暗暗的不断的发笑。

“我知道,你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”慕离脸色阴沉沉的,忽然说道。

林青不说话,将脸转向窗外,仍然微微笑着。

两人此后坐在车中无语,安静到家。

……

林青正遇这天休息,接到一个没有姓名备注的电话。

她怔怔的看住手机,抬头想一想,感觉这个号码有些熟悉,但一时想不起是谁的电话号码。

在她犹豫之时,电话铃声断了。

她索性扔下手机,站起身欲走出去,看一看橙橙。

当她刚刚踏到门处时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她不耐烦的走回到桌前,一把抓起手机,按下绿键。

优雅蕾丝裙清纯美女高清初夏写真

只听话筒中,传来一位男士的声音:“你好似不想听到我的电话?”

里面的声音,令林青再熟悉不过了,是她的学长陈瞿东,那个她曾经痴迷追逐的人。

而到现在,各自已成家,很久没有联系。

林青暗暗的思琢着,陈瞿东因为何事,忽然想起找到她。

她没有说话。

只听电话中,陈瞿东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是不方便吗?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林青支支吾吾,急忙掩饰,她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。

“那为什么不说话?我可是你的学长,不能这样冷待我。”陈瞿东没想到,林青对他会是这样冷冰冰的态度,他只能自我解嘲,尴尬不已。

“是!你一直是我的学长,这一点我不会忘记。”林青敷衍着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“我想,约你出来咱们见面聊一聊。”陈瞿东终于说出了本意,语气低沉而无力。

“我今天还有事,不能出去。”林青果断的说道,她不想拖泥带水,给对方任何想像的空间。

“嗯!是这样?那你什么时候方便呢?”陈瞿东似有一直等到见面的意思。

“这个……要看情况吧,我已经开始工作,时间也很紧张。”林青想出各种理由,推托学长陈瞿东。

“看来,我的想像与实际有些偏差,是我多想了。”陈瞿东的语气中,带出不限的阴郁与无奈。

“也许吧!”林青随即说道。

心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终于使对方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这时,林青的手机内,有另一个电话打进来。

“那好吧!以后再联系。”陈瞿东无趣中,挂断了电话。

手机内,另一个电话,却是慕离打进来的。

林青看一眼手机屏幕,无奈中按下绿键:“什么事?”她首先开口,语气冷冷的似冰雪寒冻。

“你与什么人通话?”慕离等到电话接通,急不可待的说出此话,里面含有酸酸的醋意。

“接谁的电话,是我的自由,与你有关系吗?”林青没好气的说道,一大早便又开始舌枪唇剑。

“当然有关系,你目前还是我的老婆,要想一想我的感受。”慕离继续说道。

话中似有不可抗拒之势。

“你有什么事,直说吧!别在这里逗嘴了。”林青不想多言,心中想着橙橙。

“我昨晚拉肚子,现在浑身无力,你能否过来看我一眼?”慕离忽然语气低缓,懒懒的说道。

“什么?你还在家里面?那你打什么电话,真是无聊。”这时,林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“那又怎样?咱俩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,却不同住一室,而且十分的遥远,我已无力去找你。”慕离似在与林青撒娇,此时再刚强的男人,也有他柔弱的一面。

生病之时,依然希望有人关心和爱护自己。

林青不再说话,挂断电话。

她起身来到大宅内,沈玉荷正与橙橙坐在客厅内,橙橙的手中举着一本厚厚的漫画书,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。

“妈咪!”橙橙仍下漫画书,向林青高兴的跑了过来。

林青一把抱起橙橙,在他的脸上亲了又亲,轻轻的说道:“这么爱看书,真是不错。”

“嗯!老师说爱学习才是好孩子。”橙橙歪着头认真的说道。

林青看着橙橙,心中暖暖的。

沈玉荷这时,缓缓的说道:“你去看看吧,慕离好似有些不舒服,实在不好就去医院。”

“好!”林青将橙橙放下,轻轻的走向卧室。

当她推开门时,慕离果然躺在床上,他将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,头却深深的埋在枕中。

林青并没有立刻走到床前,而是走到窗户前,将厚厚的窗帘拉开,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。

“不要开窗,我冷。”慕离躺在床上,忽然探起身说道。

“屋内空气不流通,对你更不好。”林青随口说道,她已没有了那么大的怨气。

这时,她才缓缓的来到床边,看一眼慕离,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。

林青急忙伸出手,在慕离的额头摸一摸:“你真的病了?脸色这样难看。”

“切!你还以为我在骗你吗?”慕离微微睁开一双通红的眼睛,眼中已没有了往日霸气和精神。

林青笑一笑,说道:“有些发热,昨晚什么情况?去医院吧。”

“你还有心笑,我浑身没有力气,怎样去医院?”慕离懒在床上,又将被子在身上紧了紧。

“没有大事,很可能是肠炎,还是去医院吧。”林青的语气柔软了许多,她轻轻的抱一抱慕离,似在安慰一个小孩子。

“嗯!听你的。”慕离看住林青,他伸出一支手臂,紧紧的拥住她。

这时的慕离也学会了乖巧。

“好了!赶快去医院。”林青用力挣脱慕离的手臂,从床上站起身来,她走向一旁,拿起慕离的衣服,放到他的面前。

“哼!又在翻书。”慕离微笑着,调侃道。

林青只是笑一笑,催促他快些穿好衣服,心中明白慕离又在埋怨她,不给一个好脸色。

洪强在外,已备好越野车,准备送慕离前往医院。

来到医院,洪强忙前忙后,帮助慕离做了身体检查,最后确诊为急性肠炎,没有大碍。

只是,要留在医院观察一天,吃药打点滴。

林青放下心来,在病房中,陪着慕离打点滴,她静静的坐在床边,看着病床上慕离。

他已在药物的作用下,深深的睡去,均匀的呼吸声轻轻的响起,这是林青熟悉了多少年的呼吸声。

她似十分享受般的,听着慕离的呼吸声,看着他安静的睡相。

平日里,她也许没有注意到,慕离安安静静睡觉时的样子。

她已看得出神。

这时,慕离动一动想翻一下身,忽然间他皱着眉头,微微的睁开双眼,缓缓的说道:“我想喝水。”

他的嘴唇上,已干干的发白,这是发热后的症状,他的额头上已渗出汗珠。

林青将一杯温水端到他的面前,说道:“喝吧!”她随手在慕离的额头摸一下,放下心来说道:“已经退烧了。”

慕离点一点头,喝完水,他随后重重的躺回床上,又深深的睡去。

林青看住慕离微微的笑着。

第二日,慕离便可出院。

当林青搀扶慕离走在医院的走廊时,却碰到了来去匆匆的江医生。

她走上前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是军长大人病了吗?”她在说话间,看一眼慕离的面色。

“是,急性肠炎。”林青看一眼,脸色有些苍白的慕离。

“是要出院吗?”江医生又认真的问道。

林青点一点头:“昨天住一晚进行观察。”

“嗯!”江医生点一点头,说道:“回家好好休息吧,多喝水。”

慕离一语不发,只是点一点头,他由洪强搀扶向前走去。

江医生看看慕离走远,拉住林青轻声说道:“军长夫人,凌少仍然没有与我联系。”

林青转脸看向江医生,疑惑的问道:“你与凌少此前,有过什么接触吗?”

“这倒没有,只是在一些聚会上,与他一起喝酒,他好似对我很有好感,所以,我想……”江医生迟疑中,望着林青,还不如说是求助般的望着她。

“你说话,就是好似,这种感觉很不准确,据我所知,凌少心中只有路晓一人,而且现在有了女儿花花,他们才是和谐的一家人。”林青认真的说道,她只想不让江医生,继续误会下去。

江医生默默的点一点头,低声说道:“这个我明白,我没有破坏他们家庭的意思,只是想在凌少那里,想寻求到一丝安慰,我很欣赏他。”

“你欣赏他,只管在远处看着便可,也许接近于心,他并不适合你。”林青此话说在要害处。

江医生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
这时,洪强已将慕离安排到车中。

只听慕离低声阴沉的说道:“去把夫人叫回来,与江医生哪里有那么多的话说,说到现在。”

“是!”洪强答应一声,返身回到医院楼内。

当洪强远远的看到,林青仍然与江医生站在那里时,便背着江医生向林青招一招手。

林青此时,也有离开的意思,又与江医生寒喧两句,便转身与洪强走出医院大楼。

坐在车内,慕离懒懒的靠座椅背上,轻声说道:“你与她说些什么?”

“还是那天电话中,所说的事情,找凌安南。”林青缓缓的说道。

忽然间,她的眼睛一亮,想起与路晓那天约会发短信的人,那个人会不会是江医生呢?

林青的嘴中嘀咕着,却被慕离听到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慕离紧追一句,定定看住林青。

“没什么?”林青掩饰道,并拍一拍自己嘴巴,怎么能在无意中说出来了呢。

真是好笨。

慕离收回眼神,阴沉沉的说道:“别掺和别人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

林青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坐在车内,双眼却移向窗外。

……

此后的几天,陈瞿东又与林青联系几次,寻求见面的机会。

均被林青婉言所拒,不与他见面,这样也可省去很多麻烦。

几次下来,陈瞿东已是尴尬不已。

林青的手机,由此安静了下来。

Author

头像

admin